58小說網 > 科幻小說 > 從水滸開始的好漢之旅 > 第87章 損兵折將
    頓時使盡渾身解數,纏著張郃便打。

    那張郃只是為老友徐晃掠陣,哪想到會把自己折進去?

    眼看趙云越來越近,而眼前這員蜀軍小將卻不想放過他,也是慌了神,手中長槍,漸漸失去了章法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曹軍終于逮住機會,刺出了角度刁鉆的一槍,直奔張郃面門而去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張郃已來不及閃身,只是堪堪把臉偏了兩寸。

    那槍尖帶著寒芒,直打張郃的耳邊穿過,挑起他的頭盔,墜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一時間張郃長發遮面,遮擋住了大部分視線。

    那被長發遮擋的面目中,早已是一片死灰。

    他知曉曹軍斷然不會放過如此機會,定會趁他病要他命,趁機取他人頭。

    曹軍正有此意。

    那馬超的復仇,要殺十萬魏軍。

    有一個算一個。

    何況,陣前斬殺此人,還能立功。

    “拿命來!”

    曹軍收回長槍,又是一槍刺出。

    張郃危在旦夕之際,沒想到趕過來的趙云卻救了他。

    哐當一聲。

    趙云拍馬殺到后,見曹軍要取張郃性命,頓時一槍攔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槍下留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張郃乃魏軍大將,丞相自有發落,且留他一命?!?br>
    曹軍眼見不能取他性命,槍頭一擺,一槍將他掃落馬下。

    魏軍這邊,見徐晃歸陣,眾人才松下一口氣,哪知又把張郃折了進去。

    那曹真揮著手中帥劍,向前一揮,就要下令全軍出擊。

    身邊的軍師王朗叫道:“不可,此刻我軍士氣正低落,萬萬不可與蜀軍對攻??!”

    曹真的想法卻又與王朗不同。

    他乃三軍之首,曹睿欽點的魏軍大都督,常年領兵在外,看問題的角度自然與王朗不同。

    這張郃是武帝曹操所封的五子良將之一,又是三朝元老,在軍中頗有資歷和名望。

    當著所有魏軍將士的面,若他這個大都督見死不救,以后如何統軍?

    至少,姿態要擺出來。

    于是,曹真的帥劍頓了頓后,又向前揮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全軍出擊,救回張儁乂將軍?!?br>
    嗚嗚嗚……

    兩邊的戰鼓和號角幾乎同時響了起來。

    諸葛亮何許人也,此番曹軍連挑三將,正是魏軍士氣低落之時,何況曹軍和趙云還在陣前,此時不進軍,更待何時?

    “殺啊……”

    兩方的兵馬,頓時如潮水一般,洶涌的向前涌去。

    那趙云比曹軍更有經驗,此刻兩軍沖鋒,而他們正處于風口浪尖上,不要說立功,便是保住自己性命也是難得。

    匆忙之下一槍拍暈了張郃,伸手把他提到馬上,又向曹軍喊了一聲,“跟在我后面?!?br>
    隨后便催著馬,呈‘之’字型向前沖殺去。

    曹軍有樣學樣,緊跟在趙云馬后,受到的阻力小了不少。

    幾息后,兩邊的人馬已沖殺到一處。

    若從上方看去,便如同那破堤的河水,拍打在巖石上。

    轉眼間,便人仰馬翻。

    沖殺聲,戰馬的嘶叫聲,后方督戰的戰鼓聲,以及那最前面的倒霉蛋,被摔落下馬時發出的驚呼聲。

    驚呼聲只是持續了片刻,很快銷聲斂跡。

    已然被雙方軍士踩成了一團肉泥。

    一張張發紅的面孔,猙獰的眼神,還有夾雜著各地方言的怒罵聲,不斷沖刷在曹軍耳邊。

    各色各樣的兵器,更是以一種防不勝防的角度,向曹軍身上各處招呼過來。

    在這一瞬間,曹軍第一次感受到了個人力量的渺小。

    他和趙云的身影,很快便淹沒在由黑色鎧甲組成的洪流中。

    那趙云不虧是經驗豐富的老將,他頂在前面,承受的壓力比曹軍大得多,馬上還橫臥著張郃的身軀,硬是護著自己和張郃,帶著曹軍,從洪流中殺了出來。

    最后,又繞了一個圈。

    從邊緣處調轉馬頭,找到了諸葛亮的中軍大營。

    “丞相,此時戰況如何?”

    趙云帶著曹軍,喘著粗氣奔到了諸葛亮面前,又關注起前方的軍情來。

    他一把將張郃推下馬,交給親兵綁了起來,這才站在諸葛亮身邊向前望去。

    只見兩股洪流涌在一起,早已不分彼此,只是不斷地撕咬著、拍打著。

    戰況總體上呈現著膠著之勢。

    諸葛亮卻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他視線從曹軍的身上收回來,眼中帶著一絲欣慰之意。

    “子龍請看,那便是曹真的中軍帥旗,正在不斷后移,魏軍的陣型,怕是堅持不了多久了?!?br>
    順著諸葛亮羽扇指去的方向,恰好看到一桿黃色的帥旗,已變得歪歪斜斜搖搖擺擺。

    帥旗的下方。

    曹真正站在一輛馬車上,不斷的催促身邊的親衛向自己靠攏。

    等他忙活過來,才想起跟在他身邊的軍師王朗,尋了一圈,卻不見人影。

    曹真揮著劍向四周的親兵大聲吼道:“軍師呢?”

    吼了半響,才見一親兵從不遠處的馬蹄下,拖出一個身體,從服飾上看,正是魏軍的軍師王朗。

    只是此刻的軍師,身體已變得軟綿綿一團,一眼看去如同一具死尸。

    曹真頓時一拍馬車,懊惱的吼道:“哎呀,怎沒人看好軍師?這讓我回去如何向陛下交代?”

    “傳令,退軍……”

    隨著魏軍中軍大帳的不斷向后移,以及稍后傳出的退軍號角。

    戰場上膠著的戰況很快變得明朗起來。

    蜀軍士卒士氣高昂,不斷向前沖殺,努力收獲著屬于自己的功勛,而魏軍則倉皇后退,爭先恐后般,似要早些逃離地獄的入口。

    這一番廝殺,一直持續了幾個時辰才進入尾聲。

    鳴金收兵后。

    蜀軍大營中,一片歡聲笑語。

    眾將士齊齊站作兩排,曹軍也是第一次有資格進入到大帳中。

    只見左首第一人,便是大將魏延。

    魏延之下,分別是張苞、關興、王平、廖化。

    右手第一人卻是那白馬銀槍的趙子龍。

    趙子龍之后是一員陌生將領,雖身穿盔甲,卻有一股儒雅之氣透出。

    曹軍只是瞟了一眼,暗暗猜測此人應該就是先前投降蜀軍的姜維。

    諸葛亮病逝后,蜀軍的軍權便由此人獨掌,繼續未完成的北伐事業,最后做到了大將軍。

    姜維身后,便是鄧芝。

    在之后,便是曹軍了。

    他站在大帳中的右邊角落,心中古井不波,正在暗暗查著任務中出現的提示。

欢乐生肖走势图彩经网五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