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說網 > 網游小說 > 我在修真界賣游戲 > 第八十五章 師叔喝可樂,冰的!
    “浩渺宗,就是這里了!”

    徐長青自空中收起了法器,降落在了浩渺宗的后山前,不經意的掃了一眼在場的眾人,然后一眼就望見躲在人群中的雷嘯。

    隨后又瞧見了另一邊的葉欣,這不由得讓徐長青在心中暗哼了一聲。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就跟他想的一樣,雷嘯這個小子在消息里面瞎扯什么!

    以往也不是沒有弟子有了新的發現,用這種驚為天人語氣跟宗門匯報。

    但等到宗門前輩前往后,卻經常會發現弟子匯報的那些東西,完全沒有他們想的那么好。

    主要還是因為見識修為以及自身煉器手法高低所造成的的。

    一些弟子覺得牛逼的不得了的東西,在他們看來其實也就那樣。

    不過雖說如此,但他們天工坊其實也一直是鼓勵弟子有新發現就上報的。

    萬一真碰上了呢?

    只不過不會跟以前那樣大張旗鼓的出動了而已。

    但現在他看見了什么?

    一個挺寒酸的小宗門,雖然人挺多的。

    靈溪宗的那名弟子,雷嘯心心念叨的那一個。

    這根源還是在靈溪宗的這個女弟子身上啊。

    你這小子成天在想什么?

    對自己的配置沒有一點數么?

    人家靈溪宗的女弟子,尤其還是葉欣這樣的首席弟子能看得上你?

    咱們天工坊門人,能找到異性道侶就不錯了,你這要求還挺高?

    安安靜靜的在天工坊鑄造不是挺好的?

    徐長青看著躲在人群中的雷嘯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前輩是來探索秘境的?”陳旭上前招呼。

    “你是浩渺宗的弟子?”徐長青望著走上來的陳旭上下打量了一下,見其不過是筑基期的修為,而且好像還是剛突破的也沒有在意,只是稍稍驚訝了一下。

    這等偏僻的小地方,門下還有這么年輕的筑基弟子,倒是不錯的福源。

    “在下浩渺宗宗主陳旭?!币膊皇堑谝淮伪徽`會了,陳旭拱了拱手自我介紹。

    徐長青微微一怔,顯然沒想到陳旭竟然會是這浩渺宗的宗主。

    “天工坊徐長青?!毙睦镫m然奇怪,但表面上禮儀還是不會落下,盡管陳旭只是筑基境的修為,但身份放在那。

    甭管這浩渺宗是多小的宗門,但畢竟也是修士聯盟承認的成員之一。

    天工坊!

    聽見徐長青自報家門,在場的一眾修士不由得將目光聚焦在了人群中的雷嘯身上。

    “師叔,怎么是你來了?”下意識的就摸了摸自己腦袋,雷嘯走上前訕訕笑道。

    要說在天工坊,雷嘯誰都不怕,最怕的唯獨就是眼前的這位師叔了。

    為什么?

    因為其他師叔都是講理的,只要有理那也不會為難什么。

    但徐長青師叔就不一樣了,在天工坊內他的性格可謂是別具一格,你跟他講理不管輸贏都是一頓打。

    區別就在于講理輸了挨揍就輕一點,講理贏了那就挨揍重一點。

    不過雖說如此,但門內的諸多弟子對徐長青還是十分敬重。

    因為在修煉一道還有鍛造一道上面,只要有不解的地方,拿上一壇好酒對方都會指點一二。

    看起來是用美酒來換的,但若不是他們天工坊的修士,就算拿兩壇好酒那也是沒門。

    望著走上前來的雷嘯,站在那的徐長青就想要開口教訓。

    但在說話的瞬間,徐長青突然注意到了幾個熟悉的面孔。

    ‘靈溪宗的那女娃?還有云華宗的那兩個小娃,以及明凈道宗的那弟子?’

    這幾個人沒見過他,但畢竟作為天工坊的長老,對于益州修行界各大門派中的優秀弟子,他還是有一些了解的。

    這幾個弟子竟然都聚在了這浩渺宗?

    難不成這浩渺宗真的有一些門道?

    這一瞬間徐長青也是心中暗道,升起了幾絲興趣。

    完全不知道徐長青內心想法的轉換,這邊雷嘯看著臉色變化的徐長青,還以為這為師叔要‘發飆’心里顫了一下。

    但隨后他忽然想到了什么,從儲物袋里面掏出了兩樣東西。

    一罐可樂跟一根雪茄。

    可樂讓師叔降低怒火,雪茄讓師叔沉著冷靜。

    “師叔喝可樂!喝完再來一根雪茄?!崩讎[臉上帶著笑容,將東西遞了過去。

    旁邊原本有些忐忑的天工坊弟子,突然也明白了自己雷師兄這做法的意味。

    連忙也跑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師叔,喝我這可樂,冰的!”

    ??????

    還在想著事情的徐長青看著湊到自己跟前的弟子,還有他們手里拿著的東西有一些懵。

    可樂、雪茄,啥玩意?

    浩渺宗秘境的產物?

    不是說上古修士的法器么?

    這可樂是什么鬼?

    徐長青眉頭擰了起來。

    有這功夫,他回天工坊研究研究自己那兩個師弟,將他們的醉仙釀存貨放在了哪,不比來這要關鍵?

    不過雖然心中不喜,但好歹也是外面,自家弟子的面子還是要給一點的,畢竟在外代表的也是他們天工坊的顏面,等回宗門之后一個個全給揍一頓。

    喝什么喝,法器呢???

    說好讓人震驚的法器呢?

    誰來你這喝可樂?

    感受著手中傳來的冰涼,徐長青就更是不屑了。

    除了特別的佳釀,這種冰鎮并不會提升口感,反而會破壞原有的味道,你們懂不懂?

    更何況還是這種粗淺的冰鎮,只是使用冰屬性的術法將其冷凍,這更是破壞本身的口感了。

    年輕人,什么都不懂。

    心中暗暗搖頭,徐長青揭蓋悶了一口。

    隨后,他的臉色猛地一變。

    眼睛瞪得老大。

    這不是酒!

    但這是什么飲品?

    甜甜的,但卻并不讓人反感,口中的那種氣感,吞下靈氣自肺腑從口中涌出,讓他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嗝。

    那難以言喻美味,甚至就算是醉仙釀都沒有給他的感覺。

    這一瞬間,他甚至想到了曾經自己的初……

    算了,這個沒有。

    他想起了曾經在天工坊夕陽下的奔跑,那是他逝去的青春。

    而周邊其他的修士,看著臉色大變的徐長青也是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喝可樂情不自禁的打嗝,這是金丹境的修士也沒有辦法避免的??!

欢乐生肖走势图彩经网五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