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說網 > 未分類 > 重啟迪迦之重生怪獸 > 第三九六章 楊桐的決定
    跑,還是不跑?

    這是個問題。

    似乎還是個關乎性命的問題。

    以前楊桐可沒考慮過‘逃跑’這種窮途末路才需要考慮的事情,但現在,似乎由不得她不考慮。

    畢竟能量全失,想要對抗能夠動用能量的怪獸無異于癡人說夢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她準備逃跑的時候,對面的那頭狼忽然間朝她招了招手,也不管她有沒有動作,轉身就沒入了巷子之中。

    這家伙,找我有事?

    楊桐愣了愣,反應過來后,將錢塞回乞丐的手中,邁步就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看著她消失在巷子里的身影,乞丐疑惑地看了眼手里的錢,思量了一瞬,還是不放心地跑到了巷子口,往里看去卻是怔住了,巷子里空空如也,哪里有什么人。

    嘩——

    風打著璇兒呼嘯而過,細雨便傾斜出了一個角度,飄飛在地面融匯成一條細小流淌的河。

    啪~

    啪~

    啪~

    腳底踩破了水漬發出的破音連接響起,后方鞋子踩踏的水聲也緊隨而來。

    終于,聲音在一幢廢棄的建筑物前停下,而后換作了細碎的摩擦聲進入了建筑之中。

    在空曠的大廳,前方那巨大的身影忽然間停下了腳步,目光越過楊桐,四下逡巡了一圈,確定無人之后才面向楊桐。

    楊桐雙目一瞇,即使未察覺到危險,但良好的戰斗意識令她的身體緊繃了起來,瞬間就進入了戰斗狀態。

    “大統領?!?br>
    豈料,對方忽然間單膝跪下,這個動作令楊桐不自覺地向旁邊側了一步。

    只見對方低下了頭顱,一字一句道:“我奉四大將之命,前來尋您蹤跡?!?br>
    大統領?

    楊桐沒有說話,只是低頭看著它,思考時,雙目習慣性地微微瞇著,透出絲絲睿智流光。

    是怪獸軍團吧?

    她記得加藤跟她說過怪獸軍團的事。

    一想起加藤,楊桐心里便覺得很不是滋味,有些復雜。

    他明明是恨她的,但最后卻故意死在了她的手上,還將所有的力量都送給了她,是要她一輩子都活在愧疚之中嗎?

    楊桐抿了抿唇,看著跪在面前的吼狼,它一動不動的跪著,似乎沒有她的允許就不會起來一樣。

    “你是誰?”

    “GP-809483216,屬于吼狼沃爾夫加斯【烏爾夫加斯】一族?!?br>
    沃爾夫加斯,生化氣體狼,非戰斗型微型怪獸。日出時化作氣體隱藏于氣之中,日落時方可自由行動。

    戰時作為偵察兵刺探敵方情報,亦或者混入敵軍,伺機與己方內外呼應;和平時期作為尋鳥,尋找遺失的關鍵怪獸并將得到的訊息傳回總部。

    沃爾夫加斯作為非戰斗型微型怪獸,且屬于戰時后勤,數量超過100億,投放于宇宙各個位面及各個星球,收集各種信息以備戰時之需。

    腦海里瞬間浮現沃爾夫加斯的詳細資料,楊桐有一瞬間的恍惚,這個物種的數量……有些出乎意料,但更出乎意料的是,它們居然隸屬于四大將!

    四大將?

    楊桐斂了斂眼瞼,“四大將是誰?”

    “四大將……準確來說是十三大將之一,位列第四的大將——瑪格納。我這一支共25億沃爾夫加斯都隸屬于瑪格納大將?!?br>
    “你說你奉它的命令……”

    話盡于此并未說完,只是拖了些許尾音。但沃爾夫加斯卻是明白接下來的話語,開口:“十三大將皆隸屬于您,大統領?!?br>
    隸屬于我?

    楊桐一怔,我怎么不知道?

    “十三大將……”楊桐輕聲吶吶著,抬手,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,渾身濕漉漉的感覺讓她有些不舒服,打量了一下沃爾夫加斯,又道:“都有誰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沃爾夫加斯沉默了一會兒,似乎有些詫異楊桐為什么會問這樣的話。

    但身為十三獸管轄下的怪獸,是沒有資格發出疑問的,只要確定了對方是要找的目標即可。

    “抱歉,大統領,我們沃爾夫加斯一族只知道統領自己這一支的大將,其余的,并不清楚。

    若是沒有重要的事,十三大將向來聚少離多,就算是聚集在一起,我們也是沒有資格知道的?!?br>
    聞言,楊桐理解的點了點頭,地位決定你所了解的范圍,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。只是,在這個想法才一閃而過,措手不及間,腦海里忽地閃現出了一個個的怪獸形象。

    楊桐瞳孔驀然一緊,仔仔細細地去‘看’這些怪獸,大腦之中浮現的名字一個個的對應了起來。

    總大將巴萊魯,八千萬年前的七星劍簡特組(伽魯姆、瑪格納)組建者并擔任總指揮,妖刀參宿(五劍)繼承者,全方位戰斗型超強怪獸。

    為獸寡言少語,有不知命為何物與不懼生死的宇宙忍者之稱的銀河獵人,巴爾坦行星爆炸時的幸存者,也是唯一的巴爾坦星人。

    副大將帝弗拉姆,號稱灼熱的策謀家,智力與戰力雙方面兼備的帝斯雷星云獵人,同樣是全方位戰斗型超強怪獸。

    地道的熱血漢子,據說掌有的炎之巨劍耶弗雷斯沃德擁有僅次于七星劍的威力。

    智將伽魯姆,妖刀船星(六劍)繼承者,是簡特組三人中最年長,足智多謀的獵豹主義戰略家,人稱噶次槍手,有一個昏迷中的弟弟,屬于全方位戰斗型超強怪獸。

    炎將瑪格納,妖刀七鱒(最強妖刀)繼承者,三人中最年輕,不折不扣的熱血硬漢,人稱馬格馬大師,屬于平時豪放不羈,戰時最讓人頭痛的近戰型狂攻極強怪獸。

    紳士弗古,弗古個性高貴優雅,但身手卻是不凡,華麗外表下掩藏著強烈的好戰因子,屬于重攻型至強怪獸。

    還有冰將格羅蘭,指揮官希茲,冒險家德瑪諾,勇將威普,威將拉斯,忠將歐塔奇,善將阿羅烏,不死戰將格蘭扎朗。

    十三個大將,一個不漏的閃現而過,可也僅僅只是閃現,大多數也只想起了一個名字,還沒記起有關的信息便消失了。

    不由得惋惜地嘆了一口氣,抬手揉了揉自想起這些就開始隱隱作痛的頭部,楊桐不禁感到一陣煩躁。

    為什么每次要想起一些關鍵事物的時候,頭就開始痛了起來,不是一般的那種疼痛,像是用什么尖銳的東西敲擊她的大腦一樣,痛得難受。

    一旦疼痛消散,她記起來的這些好像就會變得模糊,再過一會兒,似乎就會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這樣的事,她隱隱約約記得發生過好幾次了,可是忘記了些什么又想不起來。

    “大統領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回過了神,就聽到沃爾夫加斯的聲音,楊桐低頭看去,只見它拿出了一個奇怪的金屬球,道:“我們氣體狼沒辦法帶著您穿梭時空界,所以瑪格納大將給了我們這個。

    說如果找到了您,便請您將您的意念封存在這里面,我們才能把您的消息傳遞給他,通知他下來,迎您歸家?!?br>
    拿過那奇怪的金屬球,放在手里掂了掂,楊桐若有所思地看了沃爾夫加斯一眼,這才將目光放在了金屬球上。

    金屬球并不大,堪堪一手而握罷了,上面還雕刻著一些她看不懂的符文,但卻有種莫名的熟悉之感。

    感受著球上面傳來的冰涼,楊桐不由得緊了緊手,雖然看著這個金屬球,但她的心思卻不在上面。

    她的處境很糟糕,能量全失不說,還有能夠隨時穿越時空的巫女虎視眈眈地算計她,這讓她危機感越來越重。

    現在又加上沃爾夫加斯所說的這些,雖然想起瑪格納這個怪獸,但她并不記得他是她麾下的戰將。

    或許應該說沒有想起來,但也正是因為沒有想起來,所以不知道到底該不該信任沃爾夫加斯所說的話。

    所以,看著手里的鐵球,楊桐沉默了。

    她沉默,沃爾夫加斯也不著急,人已經確定了在這顆星球,又跑不了,它有的是……

    倏地,它看了門口一眼,復又收回眼神:“蓋亞來了!大統領,我先離開,有事叫我6號即可,我會出現在您身邊的?!?br>
    呲——

    話落,不等楊桐開口,一陣氣體的聲音驟然響起,沃爾夫加斯瞬間消失,只留下點點金色光芒。

    “我夢嗎?!?br>
    光芒小時候,楊桐看了一眼門口,眉梢微微一蹙,她現在不想把我夢牽扯進她的瑣事里面,于是,轉身就準備離開這里。

    “爸爸——”

    這個聲音……

    楊桐身子一頓,驀地回過身,看著屁顛屁顛跑向自己的小家伙,臉色瞬間就沉了下來。

    德班?。?!

    “看見沒看見沒,我找到我爸爸了?。?!”

    德班很開心,抓著我夢的衣角就往楊桐那邊沖。

    我夢抱著一堆東西,雙手還提著不少購物袋,被德班一拽,手上那比他頭還要高的盒子歪了歪,“誒誒誒誒!”驚得我夢趕緊用手護?。骸暗掳?,小心點兒,別……”

    話未說完,就感覺到旁邊的德班往他身后縮了縮,歪出腦袋往前面看,然后就沒動靜了。

    錯愕地瞥了它一眼,我夢緩緩放低了抱著的盒子,被遮掩的視線這才得以看見前方,當下,就迎上了楊桐那陰沉沉的臉色,莫名的感到一陣心虛,微一點頭,小聲開口:“淺間,你……醒了?!?br>
    這話問得有些白癡,但除了這個,他似乎找不到話說了。

    “回去!”楊桐僅僅只是瞥了我夢一眼,目光直接落在了德班身上,聲色嚴厲。

    人生氣的時候,周圍的人總是會忌憚三分,再加上楊桐那低沉的聲音、嚴厲的表情,別說德班,就連我夢也不自覺的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可他也不能什么都不說,只得硬著頭皮上:“淺間,德班是擔心你,我們……也很擔心?!?br>
    也很擔心……

    擔心……

    擔心……

    余音在空曠的建筑內回蕩著,所有的一切都寂靜了下來,外面,天色越來越沉,濃厚的烏云層層疊疊地堆摞在一起,雨幕下的城市也變得朦朧起來,看不清原本的色彩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楊桐的聲音終究還是緩和了,只是垂在身側的手緊了緊。

    她當然知道他們是擔心她,可她不想再見到身邊的人因為她的原因死亡了,從最開始的淺間婆婆、到最后的加藤,死了這么多,已經夠了。

    更何況,現在的她連自己都保護不了,如果德班再出什么事的話……

    “別再來找我了,”深深吸了一口氣,楊桐將目光轉移到了我夢的身上:“我這一生沒求過誰?,F在,我求你,我夢,把德班帶回基地,保護好它……”頓了頓,楊桐輕斂了一下眼瞼:“拜托了?!?br>
    我夢渾身一僵,看著她轉身、毫不留戀的背影,心里忽然間涌上了陣陣酸澀的感覺。昔日那狂傲不可一世的怪獸,如今,為了在乎的朋友,終究還是被人類逼得低下了那顆高傲的頭顱。

    可,不該是這樣的啊。

    到底,是哪里錯了那?

    “爸爸,你要去哪里?德班,德班跟你一起走?!?br>
    楊桐身子一僵,下一秒復又邁出了腳步,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,她不能帶著它,因為她沒有能力保護它。

    “爸爸,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看著那決然的背影,德班急了,邁開短小的雙腿追了上去,“爸爸,你等等德班,等等德班!”

    它不會說什么安慰的話,也不懂得怎么保護一個人,只知道跟在前方那抹瘦削的背影身后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等等德班——”

    以前,是她在保護它,現在,換它來保護她了。

    “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碰——

    “德班?。?!”

    忽然出現的金色光墻擋在了德班的面前,將沖過來的德班撞得倒飛而去,砸在的地面之上。

    我夢匆匆跑過來扶起它,期間抽空看了一眼那離開的人,看到她頓了一下腳步,繼而,走出了這幢廢棄的大樓。

    她變了。

    不再像以前那樣純真善良的活了。

    看不到她的無賴,看不到她的狡黠,也看不到她那沒心沒肺的笑容了。

    她變得……

    比人類,更像人類!

    德班哭了,大雨下了一整夜,敲打著玻璃窗和房頂。

    天空低沉,裝滿了雨水,仿佛漲破了,雨水傾瀉到大地上;大地像糖一般溶化,變成一片泥漿。

    不時刮過陣風,送來一股悶熱。陰溝的水漫出來,嘩嘩流淌,灌滿了行人絕跡的街道。

    時間,就在德班的哭泣中,靜靜的流逝,不著痕跡。

    嗞——

    黑暗里,楊桐猛地握緊了手中的鐵球,眼底是豁出一切的決然,“6號?!?br>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“大統領?!笨諝庖徽?,無數的金色氣體緩緩歸集而來,最終,沃爾夫加斯的身影出現,跪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楊桐將球遞給了它,“通知瑪格納?!?br>
    “明白?!?br>
    深吸一口氣,楊桐閉上了雙眼,靠著墻壁似乎沉睡了過去。

    如果德班沒出現,她可能永遠都不會用到這個鐵球,可是德班出現了,她不得不尋求新的力量保護它。

欢乐生肖走势图彩经网五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