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說網 > 都市小說 > 男人的江湖 > 第442章 爾虞我詐
    婚姻本就是一場婚約。電影里,西方人結婚前大多會請律師,一本婚約書能寫上幾十頁,什么都寫的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,國人還嘲笑人家把婚姻當成一種買賣,沒有真情。其實古人早總結了,夫妻本是同林鳥,經營的好能過一輩子,經營的不好反目成仇,撕毀“合約”的比比皆是。只不過國人的法律意識淡薄,還不善于保護自己而已。

    但是王亮有經驗,所有的財產一直牢牢的把控在自己手里。他不怕孫悅反了天,既然還有利用價值,就親自開車把她送到煙雨樓。王亮想的明白,反正腦袋上已經是一片草原了,不管是壩上草原,還是呼倫貝爾大草原,都是綠油油的一片,沒什么區別,你孫悅想賣什么就賣什么去吧。

    梁惠凱也奢侈了一把,花了一百塊錢點了一壺成本兩塊錢的鐵觀音。沒想到第一次請女人喝茶,竟然請的是水性楊花的孫悅,梁惠凱感慨,為了達到目的,自己也開始不擇手段了。給她倒了一杯茶說道:“也不知道你愛喝什么茶,我隨便點的?!?br>
    “我喜歡帶色兒的?!睂O悅咯咯嬌笑,一汪秋波像潮水一般涌向梁慧凱。梁惠凱說:“茶也是帶色兒的,你就湊合著喝吧?!睂O悅伸出蓮花指輕輕的在梁惠凱腦門點了一下,嬌嗔道:“年紀不大,你卻夠壞的。也是,這茶水的顏色夠深夠黃,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什么樣的家庭能培養出這么“出色”的女人來?比起男人們在一起調侃也毫不遜色!梁慧佩服得五體投地,首次交鋒占不到便宜,話鋒一轉問道:“修車花了多少錢?”孫悅說:“著什么急呀?那點錢還叫錢?對了,那天下午見到的那個女孩兒是你對象啊,還是你的小情/人呢?”梁慧凱說:“都不是,我光棍一條呢?!?br>
    孫悅嗔道:“瞎說!如果她和你沒關系,會那么不顧一切的做事嗎?我看她肯定不是你的愛人,那就是小情/人了?嘻嘻,有眼光,有品位,比姐漂亮多了?!绷簞P一樂沒說話。孫悅笑嘻嘻的又問道:“你喜歡姐這樣成熟的?還是喜歡青澀的?”

    梁惠凱心想,不和你瞎扯了,甘拜下風!那就直入正題,往裴振群身上引吧,反問道:“我看你像是喜歡成熟的,對不?”孫悅馬上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說:“你以為我愿意呀?還不是生活所迫?他們那慫樣怎么能和你比呢?像你這樣英俊瀟灑,年少多金的鉆石王老五,才是女孩子心中的白馬王子?!?br>
    梁惠凱問道:“假設以后裴振群幫不了你什么,你還跟著他嗎?”孫悅一副嫌棄的神態說道:“我看著他都惡心,有一分能耐誰愿意理他?但是我有什么辦法呢?就是一個弱女子,被人利用來利用去,最后人老珠黃,恐怕最終也是落得個悲慘的命運?!?br>
    看來還沒傻到家!梁惠凱說:“我看裴振群的腎功能很一般,和他在一起沒什么意思吧?”孫悅撇撇嘴說道:“別看沒啥本事,怪癖卻不少,想聽嗎?姐給你學學?!绷夯輨P一樂,不知道孫悅是想討好他,還是真的討厭他們,這種話都能說那就好辦了,說道:“是嗎?我還年輕啊,什么事都不懂?!睂O悅咯咯嬌笑,端起茶杯擠到梁慧凱身邊,一臉媚笑道:“看你還真是愛聽?嘻嘻,姐給你講講,可好玩兒了?!?br>
    討厭一個人可能什么都討厭,聞著她身上的香水味,梁惠凱說不出的惡心,強忍著心中的煩躁問道:“那有什么好玩的?難道還錄像了不成?”孫悅說:“你真聰明!不過,錄像不叫什么,還有更花活的!知道自己不行,什么工具都用,臭嘴巴,臟爪子就算了,還用茄子,黃瓜,哈哈,太丟人了!”

    梁惠凱說:“越老越沒出息!他的錄像里不會還有別人吧?”孫悅說:“你都猜不到,十幾個呢,從十幾歲到四五十歲的都有,電腦快存不下了!”梁慧凱笑道:“這倒省得花錢買碟子了。哈哈,看著是不是很有意思的?”沒想到孫悅嫌棄的說:“也就你們男人愛看那玩意兒,還逼著我和他一起看,丑陋、惡心?!?br>
    梁惠凱一臉神往,說道:“你別說,我也很好奇?!睂O悅心道,也是個小壞蛋!看姐手到擒來!馬上換了一副神態,淺笑嫣然的說道:“真熱哈?!闭f著就解開了外衣的扣子,把手搭在梁惠凱的肩膀上,波濤洶涌的身子就貼了上去,在他耳邊輕聲說道:“那有什么好的?要不伺候伺候姐?你要喜歡也可以錄下來?!?br>
    看著她臉頰緋紅,梁惠凱忽然想起孫悟空去找鐵扇公主借芭蕉扇的那一段戲來:酒至數巡,羅剎覺有半酣,花情微動,就和孫大圣挨挨擦擦,搭搭拈拈,攜著手,俏語溫存,并著肩,低聲俯就。將一杯酒,你喝一口,我喝一口,卻又喂果。大圣假意虛情,相陪相笑,沒奈何,也與他相依相偎。絮絮叨叨話語多,捻捻掐掐風情有。時見掠云鬟,又見輪尖手。幾番常把腳兒蹺,數次每將衣袖抖。粉項自然低,蠻腰漸覺扭。合/歡言語不曾丟,衣衫半露松金鈕。

    不過,大圣不愧是大圣,面對千媚百嬌的鐵扇公主色心不動,穩如磐石,還順利騙走了芭蕉扇。只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,梁惠凱看看手表說:“呦,都快三點了!真遺憾,我和領導約了要見面呢。你也知道,過節了,這兩天有點忙,要去拜訪各位領導,咱們回頭再聊。對了,先把修車的錢給你,多少錢?”

    孫悅失望的說:“沒多少,修了一個門,一共三千多?!绷夯輨P掏出準備好的錢,塞到她的領子里說道:“六千塊錢,多少是這個意思。放心,以后有機會我會找你的。不過,我倒是對他的錄像感興趣,想看看他是怎么樣丑態百出的?!睂O悅抱著梁惠凱親了一口,腦子一熱說道:“嘻嘻,你們男人都有怪癖!不過,你要對我好,我就把他的錄像給弄出來?!?br>
    “那我先謝謝了?!绷夯蹌P本想親她一口,安慰安慰,可看她臉上的粉兒有點厚便下不去嘴了,站起來說:“你跟著裴振群不是長久之計,等他玩膩了肯定不會再搭理你。而且,因為裴振群的事兒你給你老公戴了綠帽子,雖然他表面上心甘情愿,但是以你老公的性格,我估計你一旦失去利用價值,他也會把你甩了!”

    孫悅心里一稟,馬上想起中午裴振群給她甩臉子的事兒來,這么看來,梁惠凱說的是實情!她不怕王亮也正是因為裴振群,如果這個靠山不再寵愛自己,那么王亮說不得就會秋后算賬!頓時神情一緊,馬上想到正事兒還沒辦呢,回去怎么交差?正如梁惠凱說的,如果這點事兒也辦不好,恐怕王亮也快翻臉了。孫悅小心起來,喊道:“別走啊,我還有一件事兒?!?br>
    這家伙終于想起正事了!梁惠凱心里一樂,還要給她個甜棗吃吃,回過身來問道:“什么事兒?只要能幫你我肯定盡力?!睂O悅說:“還是石子的事唄!小梁,咱們兩家真要互相殘殺嗎?”

    梁惠凱想想說道:“說真的,如果只是裴振群和你家王亮,我肯定會把你家的石子廠搞破產!但是看在姐的面子上,我暫時不往攪拌站送,等那天揭不開鍋了,咱倆再商量著來?!睂O悅開心了,走過去抱住梁惠凱說:“這才是好弟弟嘛!回頭我想辦法把錄像給你弄來,讓你一飽眼福?!?br>
    梁惠凱忍不住想笑,說道:“咱倆的事兒你知我知,天知地知?!睂O悅白了他一眼說:“也就你給我說真心話,他們都是在利用我,這我還看不出來?以后姐沒人要了,你可要幫我啊?!绷夯輨P說:“放心好了,肯定會幫你,但是你也要學會保護自己,別到時候人財兩空?!?br>
    這句話又把孫悅打回了地獄,像是被烈日暴曬過的秧苗,雙目無神,無精打采的說道:“謝謝提醒!你和裴振群怎么斗的?把他搞得氣急敗壞,太厲害了吧?”梁惠凱裝逼道:“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。勸你做事千萬不要在一棵樹上吊死。要知道人靠人是靠不住的,只能靠自己,胸大/屁股大不如內心強大?!?br>
    梁惠凱的話雖然粗俗,孫悅聽來卻認為梁惠凱是個真誠的人,處處為她考慮,不禁用力抱著他,只有這樣好像才能感到一些安慰,強作笑顏問道:“喜歡不?”梁惠凱心想,我的女人那個不勝你百倍?能喜歡你?但是還指望著她辦事呀,伸手在她屁股上拍了兩掌夸道:“彈力十足!振作起來,凡事要靠自己!”

    孫悅心里一顫,兩眼水汪汪的,墊著腳親了梁惠凱一口說:“小流氓,把姐的魂兒勾走了,你要負責呦?!绷夯輨P吃了一驚,這家伙也有這愛好?連忙說道:“好了,再不離開我也舍不得走了,不能放領導鴿子?;仡^見!”推開她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一通神侃,梁惠凱感覺抓住了孫悅的內心,沒準她真能偷出裴振群的錄像來?忽然又覺得這么利用一個女人是不是有點卑鄙?轉念又想,呸!還是自己憐香惜玉,或者大男子主義作祟!他們聯合起來整治自己,能是什么好人嗎?這只能叫爾虞我詐、瞞天過海!不過,如果這件事兒能成功,幫幫她倒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這兩天只顧著應付檢查人員,主要的部門剩下國土局沒送了,還得去蘇倩倩的店里拿煙酒。開車去了店里,這次見到她爸媽了。梁惠凱有點不好意思,蘇倩倩夜不歸宿,老兩口肯定知道,心里暗嘆,這都是什么事呀?老兩口也不自在,反正蘇倩倩在,只是尷尬的打聲招呼,你們愛干嘛就干嘛吧。

    過節了,煙酒消得比較快。中華已經不多了,只好搬了一箱大蘇煙,又搬了四箱五糧液??粗蟽煽诒容^尷尬,梁慧凱開玩笑道:“我拿這么多,你也不給我便宜點?”蘇倩倩嗔道:“親兄弟明算賬,沒給你多要就不錯了?!绷夯輨P哈哈一笑說:“叔、嬸,我走了?!崩咸f:“慢走,以后常來啊?!?br>
    不常來都有事了!把煙酒放到后備箱里,正準備開車要走,忽地從路上拐進來一輛車。梁惠凱下意識回頭一看,我去,蘇倩倩的帕薩特!陳富春提前回來了!得,竟然被撞上了,那就等等吧,不能被嚇的逃之夭夭不是?那樣顯得自己做賊心虛了。

    陳富春下了車,黑著臉說道:“你來這兒干嘛?有點兒臉嗎?”梁惠凱只好又把后備箱打開說道:“拿了幾箱煙酒,你要是不愿意,從今以后我就不來了?!标惛淮罕梢暤溃骸皠e裝模作樣的,你從來沒來我這兒買過礦山設備,大錢都沒花過,這點小錢算什么?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?!?br>
    聽到吵鬧聲,蘇倩倩趕緊從屋里出來,大聲說道:“這是我讓他來買的,你有什么意見?管得著嗎?你認為幾萬塊錢是小錢兒,我可不這么認為?!标惛淮翰徽f話了,只是惡狠狠的盯著梁慧凱。

    恐怕又將是他們兩口子的一場戰爭!是不是樂極就要生悲?還是天道好輪回,蒼天饒過誰?

    雖然梁惠凱對陳富春沒有一絲愧疚之感,但是畢竟不清不楚的,還是有點心虛,那就認錯吧,說道:“你們別爭吵,都是我的錯!陳富春,聽你的話有怨氣,今天咱們就明說,你是希望我以后來買你的礦山設備,還是不希望來買?好歹也是熟人,雖然和你關系一般,但是卻和小蘇同事一場,咱們把話說清楚了,你要說不讓我來買,我絕對不再登門?!?br>
    陳富春恨聲說道:“不稀罕!”蘇倩倩怒道:“你不稀罕我稀罕!我聽你話里有話,難道是懷疑我嗎?我受夠了!”梁惠凱連忙說:“對不起,對不起,我再次認錯,希望你們倆不要為這事兒爭吵,我走還不行嗎?”

欢乐生肖走势图彩经网五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