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說網 > 都市小說 > 戰神狂婿江齊沈清瑩 > 第五百八十章 不共戴天!
    這畜生一顆腦袋恐怕是要比一個成年人的體重都要大得多,可是,攻擊起來,不管是速度還是力量卻都可怕至極,極快,極快??!

    “嘩啦啦!”

    “轟轟轟??!”

    所過之處,攪動這波濤,擺動到一些石柱和峭壁的時候,更是直接撞的飛沙走石,沙包大的石頭橫飛,這陰龍潭之下不少尸鱉和魚蝦之類的全部都被絞死在里面,頓時一陣惡臭難聞充斥著鼻孔,席卷著周圍??!

    江齊倒是不緊不慢??!

    這一次,他打算直接拼盡全力??!

    手上更是有無鋒重劍的加持??!

    “來吧,我不懼你??!”

    “轟??!”

    “咻??!”

    江齊一劍刺去??!

    一個翻身扭轉,速度之快,如同一道閃電,要遠遠超過了這孽龍的憤怒和兇悍??!

    那孽龍嘴巴張得極大,原本可能是想要直接將江齊和風晴雪二人都活生生的吞到肚子里去??!

    卻沒想到,臨門一腳的時候,江齊先是一把推開了風晴雪,讓孽龍撲了個空之后,江齊也是縱身一躍,化作一道閃電,直接消失在遠處!

    而后,等到孽龍反應過來時候,就感覺到頭頂一股壓抑的感覺瞬間降落!

    一個從天而降的榔頭一樣的東西,“轟!”的一聲死死壓在了孽龍的腦袋上??!

    頃刻之間,重量級大,好似是泰山壓頂,孽龍承受不住這重量,腦袋幾乎是不受控制的直接被壓下去??!

    力量不斷的加大!

    “嗡嗡嗡……”

    “咕嚕?!?br>
    孽龍知道自己頭頂就是江齊,拼命的發出低沉的吼聲,拼命的甩動著腦袋想要將江齊給甩開,可,江齊一只手死死的抓住它的犄角,它非但是無法將江齊給甩開,反而是隨著江齊的力量加大,它的腦袋直接被壓在了地上??!

    匍匐在地,狼狽不堪??!

    “吼吼吼??!”

    “嗷??!嗷??!”

    叫聲震蕩的整個水下都像是沸騰了一樣,密密麻麻的聲波釋放,讓整個水下都出現了無盡的小水珠席卷八方??!

    而江齊抓住機會,縱身一躍,身子躍起兩米多高,而后一個旋轉,雙手持無鋒重劍,從兩米高處轟然落下??!

    劍鋒朝下,狠狠的刺了下來??!

    “唰??!”

    “嗷?。?!”

    隨著一身火星直接噴發出來??!

    無鋒重劍的劍鋒半尺,直接插入了孽龍的腦袋??!

    “嗷??!”

    一聲亙古絕今的慘叫聲從陰龍潭水下傳出來,那恐怖駭然的叫聲,穿透力極強,單憑想象的話,恐怕百里之外都能聽得清清楚楚??!

    而隨著江齊將無鋒重劍插入其腦袋之后,它并未直接收手,為保萬全,更是直接扭動了一下重劍??!

    “咔擦??!”

    “咔擦??!”

    兩個犄角直接被活生生扭斷在腦袋根部??!

    水下當場有烏黑色的鮮血噴薄而出,湖底瞬間綻放出了一道火紅色鮮艷的花朵,瞬間向四周擴散血痕……

    江齊依然不肯停手,而是轉身順著鱗片蛇尾的方向,找到七寸處??!

    “唰??!”

    無鋒重劍之鋒利,削鐵如泥,裂石開山??!

    擒賊先擒王,打蛇打七寸!

    七寸處,劍鋒略過!

    劃破鱗片!

    一個拳頭大的金黃色蛇膽直接暴露出來??!

    此行的目的,近在咫尺了??!

    江齊猛烈的身后一掏??!

    速度極快??!

    “滋拉??!”

    蛇膽直接離了身體,被江齊拿到之后,直接裝進了魔龍戒之中!

    整個過程,前前后后,從斬殺到取七寸金黃色的蛇膽,完全不過十秒鐘,再加上水下因為一場惡戰早就渾濁不堪,再加上鮮血的擴散,什么都看不到了,完全像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一樣……

    趁著這種目不可視物的遭亂場面……

    龔刑和蓋天倫等人那定主意——走??!

    “趕緊走??!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,撤??!撤?。?!”

    “不行??!江公子還在惡戰??!”

    “管不了那么多了,大小姐,休要怪我們??!”

    “彭??!”

    龔刑不計后果的直接砸暈了風晴雪,在四個人合力之下,趁亂直接離開了陰龍潭??!

    速度極快!

    逃生的速度,可以說是今生最快的速度了!

    身子不斷地向上浮動!

    幾秒鐘之后!

    “轟!”的一聲從陰龍潭之下沖出來,落在了之前江齊挖土的地方??!

    驚魂未定??!

    但是,好在,死里逃生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呼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風晴雪被砸暈之后還沒有醒過來,而龔刑等幾個人,也是身負重傷,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,趴在地上,如同一條條死狗一樣,在迅速的恢復體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蓋天倫休息的差不多了,哈赤哈赤道:“我說,剛才你們看到了么?那個叫江齊的家伙,是死了還是活著呢??”

    “應該是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龔刑現在回想起湖底那恐怖的大戰和昏天暗地的場面,依然是脊背發涼:“最后湖水已經被全部攪混了,還夾雜著血水遮擋,根本看不清楚什么……不過我看到突然冒出了一股血來,而且血量很大,我估計那江齊是被惡龍給直接咬成了兩截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嘖嘖……”杜煒聽到這話,倒抽了一口冷氣:“那孽龍腦袋那么大,血盆大口像是個死門一樣,要是把人攔腰咬斷成兩截,豈不是心肝脾肺腎,五臟六腑全都稀巴爛了,全部成了泥漿了??”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這應該就是那個江齊的最終結局了……肯定是死了!他怎么可能斗得過孽龍??!太年輕,也太自不量力了……純屬沙比一個……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年輕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看也是……不過,不得不佩服這個家伙的戰斗力,我們還是低估他了……不僅僅是低估了他的實力,還低估了他的膽量,一個人居然還敢跟這種級別的孽龍斗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??!貪心不足蛇吞象而已,這小子很明顯是有目的的……方才我隱隱約約看到他想要取那孽龍的蛇膽……哼,來什么玩笑,蛇膽乃是孽龍命門,孽龍就算是拼了死也會徹底的護住自己的命門弱點的……他怎么可能輕而易舉的取出???”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”

    良甘分析道:“常言說得好,無欲則剛,。這個家伙如果沒有目的,說不定還真的能夠和孽龍斗上一斗,但是,他只要想取蛇膽,抱著目的,那么,就有了目的,一旦有了目的,就很被動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沒錯??!這么一分析,那我應該是沒有看錯,這個家伙死掉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,遺憾的是,最終我們也沒能拿到無鋒重劍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命活就不錯了,你還想要十全十美????這世界上有十全十美的事情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說什么……那個叫江齊的家伙,居然是云劍宗的人。哼,別說是他已經死在陰龍潭里面了,就算是他還活著,我也一定不會放過他的??!”龔刑說:“我龔刑與云劍宗的豺狼虎豹,向來不共戴天??!”

欢乐生肖走势图彩经网五星